2012年国内动画短片盘点

本文发表于《中国电视·动画》杂志2013年第1期。



安静的创想,缤纷的可能:2012年国内动画短片盘点

文 / 刘书亮


这是一篇盘点和总结性质的文章。但回顾这一整年,国产动画短片多得数不过来,其中的优秀作品也无法穷举,面面俱到也很困难。所以,这篇文章与读者们分享的可能仅仅是冰山一角。


学院派:高校学生创作

学生作品永远是国产动画让人倍感惊艳的一个部分,2012年各高校的学生作业也确实涌现出一大批质量上乘的作品。撰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一直想试着找到每个学校迥异于其它学校的特色,却发现这非常困难。诸如“中国传媒大学以二维为主”、“广州美术学院的三维很强大”等自然不用讲(这和各学校的培养方案等密不可分);除此之外,我们基本上看到的是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的国内学生动画——想要厘清某条线索去区别各个学校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就主题将学生作品划分为三种主要的倾向:

第一种倾向是关于日常生活与情感。此类短片贴近现实,主题并不宏大,往往从小处着眼。在这些作品的叙事策略上,独白占据着显要的位置:《我姥爷》(胡郁菡,中传)、《我的小世界》(陈梦牵、刘姣,中传)、《我想对你说》(李静远、易雨潇,四川美术学院)等都是通篇的独白。实际上,我们不得不承认独白本身对动画的表现力是有着限制作用的——万一驾驭不好,它很可能让作品看上去更像一篇配了视频的散文。所以,独白式的作品一定要靠表演的情趣与叙事的细节来取胜。相比之下,《美国游记》(张晓珏,北京电影学院)使用了更加正统的叙述方式,讲述留学生活,风格清新可人,只是节奏有些慢,故事也似乎不够完整。《当我们谈论作业我们在谈论什么》(袁政,中传)采用了独树一帜的纪录片路线,选取生活中的几个零星的片段,用很短的篇幅展现了在校研究生真实的日常生活状态。

学生作品的第二种倾向是建构一个具有象征意味的架空世界观。在作品中,学生对一些社会问题的探讨往往伴随而来。最典型的例子是《争凳仔》(杜钰凯、唐雅,广美)。片子末尾,当人类终于杀光所有动物取得最后的胜利,孤独地坐在椅子上时,作品的环保警示意味不言而喻。《双猎》(黄成希,广美)描述了被人类工业文明所包围的最后一片森林中所发生的故事,同样是关于大自然的思考。《地铁大逃杀》(宋尚,中传)是关于给老人让座的问题——当然,对于这个以打斗戏为主的短片来说,“文明礼貌问题”的提出基本上只是一个引子。

第三种倾向在作品中的主要任务是营造出一种诗般的氛围。这一类型优秀作品的共性是很美的画面,例如《晚安》(王云飞,中央美术学院)。但在画面有了保证的基础上,对故事的把握并非易事。这方面《再见雨天》(郑雅文,中传)或许做得更好些。它不仅以绘本式的温暖影调第一时间抓住了观众的眼球,更在表演和叙事节奏上下足了功夫,让人感动。《女孩遇见男孩》(陈音、罗世玉,中传)对气氛的营造是靠大量精彩的变形动画以及丰富多变的音乐,这是该作品的独特之处。

看过这些片子,我们能越发清晰地意识到,似乎国内短片创作的主要力量在高校而不在业界。理论上讲,业界动画参与人数多,公司分工明确,员工们也具有工作经验,本应有更高的水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究其原因,首先便是学校相对自由宽松的创作环境与创作时间——本科毕业创作往往要占用近一年的时间。高校里的动画项目,例如中国美院很多老师与研究生参与的“戏曲动画百折”,也花大量的时间和气力,在过去的几年之内打造了多部优秀短片,如2012年的《孟姜女》(李诗芸)、《孔雀东南飞》(陈孟伟、李耀卿)、《钟馗捉鬼》(叶蓉芳、李耀卿)等等。相比之下,业界动画常常难以逃脱“赶制”的命运。互象动画的《泡芙小姐》应属国内最受瞩目的系列短片,“泡芙”也可以说在2012年真正地树立成了品牌。它不久前刚刚迎来了第四季,仍是每周上线一集,时长却由原来的十分钟加倍为二十分钟!这种时间的紧迫对于动画制作来讲无疑是巨大的压力。业界的动画短片想要在极有限的时间内进行保质保量的制作,是非常不易的。


集体动画现象:“冰糖葫芦儿”系列

2012年是AnimeTaste网站(以下简称AT)集中开展集体动画项目“冰糖葫芦儿”的一年。迄今为止,项目之下的六部作品GoGoGo!!!、《大椰子》、《AT三周年纪念动画》、《疯狂的进度条》、It's Still You和Oooops!均是2012年推出的。我也有幸参与了其中两部的创作,亲身体会到其让人兴奋不已的创作过程。

“冰糖葫芦儿”开启了国内“独立集体动画”的先河。几位到十几位动画人按一定线索或主题,分别以各自的画风创作片段并被“串”成一个完整的动画短片。因此,在一部作品的短短几分钟内会呈现几种甚至十几种画面风格。

六部作品都可以被认为属于MV类作品。其中《大椰子》和It’s Still You是两支更加正规意义上的MV,也是六部作品里的佼佼者。事实上,MV的“三分钟轰炸”本身就和多种风格的接龙相得益彰。It's Still You作为英国乐队Silver Columns的一支动画MV,更成为“冰糖葫芦儿”的首次跨国合作。从片子质量来看,成果令人赞叹。

我与在中传任教的David Ehrlich老师聊起过AT。David认为现在的AT与上世纪七十年代于美国诞生的“帧一代”有很大程度的相似——它们都内在地含有一种合作与分享的精神。彼时的“帧一代”是居住于美国(绝大多数是在纽约)的一批定期聚会、分享创作的独立动画人群体的统称。他们于1978年曾共同出版过一本书,每位动画人用其中的一页集中介绍。这本记录着他们创作点滴的书名叫Frames,于是批评家们便用“帧一代”(the Frames Generation)来称呼这批动画创作者。David这样回忆他第一次参与“帧一代”活动时的情形:

当我推开门时,屋子里地板上坐着三十五六位年轻人,有男有女,大家围在墙上的一块小屏幕前,似乎正在轮流放映各自的作品……我在后排坐下一道观看,兴奋的心情难以抑制。每个人的作品风格各异,创意五花八门,与电视里播放的那些充满商业味道的东西完全不同。我好像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摘自David Ehrlich的新浪博客,中文由吴小溪译成,根据英文原文有少量修改。)

回想我自己参加AT三周年聚会的经历,我发现AT正在做的事情确实与四十年前美国这群活跃的动画人如出一辙。当然,美国集体动画的经典《自画像》(Animated Self-Portraits)和《学院变体立达》(Academy Leader Variations)是在Frames出版的多年后才推出的,而且两部短片的创作者们也并非“帧一代”的原班人马。但毫无疑问的是,这种对创作积极分享的激情被延续了下来。动画人之间交流的增多显然对创作大有裨益。独立动画人闭门独自完成作品的情况在这种创作方式下被彻底打破了。在“冰糖葫芦儿”中,虽然大家都是利用业余时间进行创作,但每个动画人分得的任务比较少,通常是数秒或十几秒;另一方面,风格的毫无限制和创意上最低限度的干涉使创作者可以大胆放手去做,将天马行空的想象放进作品里——因此这些集体动画的完成质量普遍很高,出好片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2012年11月初,AT核心成员王天放给包括我在内的多位动画作者群发了一封邮件。在邮件里,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写下了自己对新一年“冰糖葫芦儿”在创意上的种种设想。这让坐在电脑前的我也很兴奋——AT在之后还会继续推出一串又一串美味的冰糖葫芦儿,这值得我们垂涎以待。


声名在外:国际动画节获奖作品一瞥

雷磊《我的,我的》

入选渥太华动画节展映单元及荷兰、葡萄牙等动画节竞赛单元

雷磊可谓是中国独立动画人的典范。他的作品已是国际动画节上的常胜军了。从《彩色魔方与乒乓球》到《这个念头是爱》再到最新作《我的,我的》,他在自己独有的风格上不断探索。雷磊的一贯作风是,他不喜欢带有具体脚本和分镜草稿的传统制作手段,创作的成果也是自由洒脱,充满童趣。他的作品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深入人心,那些明快的色彩、充满设计感的图形和诙谐的小故事总是能得到国际动画界的认可。

关于雷磊的创作态度,或许从TED官网上公布的雷磊曾经的一次演讲《一个人的美术电影制片厂》中可以窥见。演讲录像中,他以算不得标准但非常流利的英文说道:“我不是艺术家,我不是导演,我不是老板。我只是一个爱参与、爱动画、爱生活、爱女友的中国男孩。”


陈西峰《卖猪》

第十一届东京动画大奖最佳公募作品奖

陈西峰导演在创作《卖猪》之前已在动画界摸爬滚打多年,但主攻原创动画的时间并不长。《卖猪》折桂东京动画大奖,成为2012国内短片的一匹黑马。从代工到原创,陈西峰的漫长动画路得到了回报与认可。

这部长约11分钟的短片打的是“民族风”的牌。画面上,《卖猪》着重展现了原生态的黄土高原风貌。与之相配的则是人物的硬朗粗犷的线条。描写猪的心理活动时,片中借鉴了带有浓厚陕北特色的“布堆画”艺术。声音上,通篇的方言与大量的地方音乐也成了亮点。

《卖猪》的故事改编自贾平凹《祭父》一文的片段。相比原著,动画在情节上最大的改动应属结尾。《卖猪》末尾的段落中,男孩把那口不够分量、卖不出去的瘦猪当马骑,大笑着和哥哥无拘无束地奔跑在黄土地上。再回想动画中活泼的角色表演,以及猪“排泄”时的幽默夸张,可以看到《卖猪》较原著更多了一份对艰苦生活的乐观调侃。


陈曦、安旭《霜降》

入选了昂西、萨格勒布、斯图加特等动画节短片组竞赛单元

陈曦和安旭已是多年的合作伙伴,《霜降》也已经是“节气”系列短片的第四部。这部动画有近二十分钟,整部作品由数个长镜头构成,全篇故事都发生在同一场景内,加上两位导演作品惯用的flash风格,《霜降》突显了导演所追求的皮影戏感觉,画面看上去“很中国”。另外,安旭还曾在访谈中说,他们希望通过喜剧的形式,在作品中塑造出他们心目中的中国人形象。因此,《霜降》无论从美术风格还是从故事上讲,都是一部中国风的动画。

 

孙逊《一场革命中还未来得及定义的行为》

入围第六十二届柏林电影节短片竞赛单元

版画系出身的孙逊,在上学时就对动画有着极大的迷恋——这导致他的很多在校作业甚至毕业作品都是动画。他毕业后成立了π格动画工作室,致力于动画创作。孙逊在作品中将自己的专业背景与动画很好地糅合在一起,这也让他的作品都颇具实验感和艺术感,木版画风格的《一场革命中还未来得及定义的行为》便是一个典型。同时,“历史”是孙逊创作的重要元素。《一场》有着诗化的隐喻,在营造出的沉重、令人不安的气氛中体现着一种对历史的思考。他曾在采访中这样描述影像艺术与历史的关系:“活动的影像和静态的影像在动画这样的一种形式下的交织更像一个微缩的历史模型,而历史这一题材本身也是我来阐释我的艺术的一个阶梯。”孙逊对此类题材的偏爱可见一斑。


王海洋《双面菲克雷特》

德国莱比锡纪录片和动画片国际电影节银奖;入围萨格勒布动画节

王海洋,1984年生人,200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曾在北京、新加坡、纽约、韩国等多国举办过作品展。《双面菲克雷特》是在砂纸上反复擦画与拍摄完成的。特殊的媒介产生了特殊的艺术效果,让作品看起来独树一帜。王海洋的动画创作致力于一种超现实主义的幻想编织。《双面菲克雷特》和他更早的作品《弗洛伊德、鱼和蝴蝶》都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叙事,而是把引导观众进入一个意识流的梦境中去。《双面》是诗化的,也如同一次精神上的冒险。


动态图形动画的勃兴

动态图形动画,即Motion Graphics,从广义上说包含了栏目包装、电影片头片尾动态设计等诸多方面,它作为电视、电影等传统媒体的视觉点缀,在国内已经司空见惯。但是在2012年,国内Motion动画开始不再依附于其它媒介而逐渐拓展自己的道路,成为一类相对独立的动画形式。

追根溯源地看,动态图形基本上被划分在平面设计的分支和延伸,现在常被视作是“会动的图形设计”或者信息设计的一种。如果说学院派、国际动画节等一直致力于发掘拓展新的、实验性的表现与叙事方式,或多或少地带有一定先锋性的话,那么动态图形动画则是普通观众完全可以接受的表达。它们往往简洁、活泼、生动,配以明确的旁白解说,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读图时代的重要传播形式。在社会化媒体大行其道的时代,动态图形动画的传播效果着实不容小觑。

国外的Motion动画已经走过了相当长的一段路,但国内的动态图形事业似乎刚刚开始。毕竟中国人养成了对着电脑刷微博的习惯也就是这几年才有的事情。2011年的《北京房事》是LXU的第一部Motion作品,同时也可以说是中国国内在互联网上爆红的第一部国产Motion类动画。商家们在Motion动画上看到了极大的传播能力和宣传效用,纷纷着手用这种方式给自己的产品做广告。2012年,六神、杜蕾斯、小米……都拥有了自己的动态图形动画。另外,一些大型的会议也开始倾向于使用Motion Graphics作为展示或演说的辅助手段。《Hold不住的中国》和《指尖上的中国》均属此类作品。于是,去年的动态图形动画呈井喷的态势,网上发布的新作不断。这些作品得到了网民的热捧,而它们的创作者LXU、青藤文化等工作室也受到了中国动画界的瞩目。

考察针对某一商品的Motion动画——譬如《花露水的前世今生》或《菊花的秘密》——我们不难发现,它们的一大共同点是在片中对商品相关的历史——尤其是野史与传闻——的戏说演绎。这些“八卦信息”不仅使网络观众愿意转发,更能成为人们平日里的谈资,完成日常生活中的二次传播。

另外,与私密相关的产品似乎尤其乐于使用这种方式来宣传自己的产品:安全套、痔疮药……这些被人们转发无数次的Motion动画,将人们或许羞于深入探讨的话题以最为轻松戏谑的方式讲述出来。当然,我们由此也可以清楚地看到观众的窥探欲望是如此强烈——人们是多么“重口”与猎奇。


 

在我国“动漫产业化的大环境”之下,短片却似乎总是难以跟赚钱沾边儿。然而,当六神花露水因为一部动画而备受瞩目,当“有妖气”上连载的漫画《十万个冷笑话》已经动画化并推出了四集,当墨者文化正在以逐帧“壁画”(颜料与绘画方式均是壁画)的方式创作动画《夏虫国》并打算以衍生品形式出售静帧;当学生毕业创作《纸片战记》(张喆、王旭龙,中传)同样有机会把作品中的纸质角色放到淘宝网店出售……2012年的动画短片已经让我们看到了商业上的一些新可能。

我也“自诩”动画人,所以我深知动画创作的不易。无论是学生、业界还是独立动画作者,也无论是个人完成还是团队合作,一部充满诚意的作品诞生总是异常辛苦的。或许2012年的动画短片们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完美无缺,但如果某一部作品感动了你或者愉悦了你,它便值得你喝彩。


  • 时间2013-01-23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